「真正深刻的事情就應該要活潑爽朗地傳達,就像是肩負重擔地跳著踢踏舞。」

非常喜歡這部小說,以及由森淳一執導的同名電影《重力小丑》。

伊坂幸太郎喜歡採取拼圖的方式,架構整部小說;那些一個個看似不經意散落的碎片,在情節的推進過程中,一個個被組裝起來。因為作者存在,讀者很難預測那些編排的角色與字句,是否鑲嵌於重要的故事轉折,抑或只是過場,就這樣輕而易舉地就被伊坂牽著鼻子走。

小說與其改編的電影各有千秋,DNA主題用來作為推理梗,小說更深入討論了人類與演化等議題,裡面描寫的兄弟情誼也深刻許多。透過一段段的對話(也是拼湊一種),作者藉由角色一來一往辯證地討論問題,很少給什麼答案。

弟弟春背負著的身世祕密,是整部作品的關鍵鑰匙,也是我以為最巧妙的設計。因為這種怎麼也清洗不掉的DNA,讓春敢於離經叛道;另一方面,看似被DNA箝制的弟弟,卻因人類的純粹情感而被釋放。

不能以世俗論之的規則,不能以法律判定有罪或無罪,因為「世上並沒有所謂的正確答案。」伊坂說。

而這把鑰匙同樣直指本書標題:「重力小丑」,電影把「只要快樂的活著,地球的重力就會消失無蹤」的氛圍抓得十分準確,春的DNA被父親的一番話忽視,與「當小丑在空中鞦韆上翻飛之際,大家都忘了重力的存在。」如出一轍。

全世界有誰不是帶著重力在過活呢?家庭的重力,工作的重力,人際關係的重力……每當重力牽絆著難以支撐時,我只相信這句話:「只要快樂的活著,地球的重力就會消失無蹤」。


2011.03

創作者介紹

FlaneuR的閱讀記事

christinas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