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爾.布隆坎普(Neil Blomkamp)│2009│ USA&New Zealand │112 min

 

這不僅是一部關於未來的預言電影,它也作為前車之鑑和當代警示,我認為,它是一部敘述人類過去、現在與未來的精彩作品。

首先,如果它是一部外星人電影,它與一般科幻電影裡講述外星人的方式很不相同,發生背景不是我們熟悉的美國,而是在第三世界南非。並且,片中不做外星人攻佔地球的老梗,而是外星人已經在地球居住長達20年。另外,編劇甚至削減這群外星人的智慧,他們屬於底層階級的外星人。

地球開始有外星人居住,這確實很可能發生。當地球真的有外星人進駐,你會是怎樣的心情?捫心自問,其實我們大多和影片裡被採訪的那些人一樣,離我們越遠越好。地球人和外星人應該劃出一條明顯的界線,因為外星人本來就不屬於地球。

事情並不那麼簡單,我在觀看這部電影時,腦中始終浮現這種驅逐漂流的過往歷史,有些甚至現在還活生生上演著。以台灣為例,這種惡意搬遷居民的案例,原住民絕對是最大受害者,從三鶯部落到八八風災迫遷的原住民族,漢人用他們認為的體諒的方式,去苦口婆心勸他們放棄原來的居所,這和片中MNU的做法簡直如出一轍。更不用說影片中的拍攝地點南非,甚至具有種族隔離的慘痛歷史。

更何況所謂「體諒」下包裹著的只是更大的利益而已。為什麼苗栗大埔農民的農地會被強制徵收?為什麼要把第九禁區遷到第十禁區?人類總無法抵擋龐大商機的誘惑,特別是那些權力擁有者。

有些人或許會問,這兩者之間沒有必然關係,而我有此聯想,完全是因為這部電影就是在談論「規則」這回事。裡面一位受訪者說道:「這世界是有規矩(rules)的。」問題是,這是誰訂的規則,誰又應該遵守這個規則?舉一個簡單的例子,影片中的規則包括法律,當克里斯以合約中寫到24小時的思考時間,用來反制迫遷行動時,魏克斯則引用了另一條兒福法來脅迫克里斯簽字。法律同時成為壓迫者和被壓迫者的工具,而權力關係的不等,讓法律在此成為一種荒謬。第一個層次是:外星人竟然引用法律,第二個層次是,外星人為什麼要遵守不屬於他們的法律?

在第九禁區裡,我們看到人類的規則、外星人的規則、黑幫的規則,還有遊走在這些規則之間的魏克斯。人類把規則正義化,只要符合社會正義,任何濫權的行動都可以被忍受、少數人的權利都值得被犧牲。當魏克斯被人類活捉時,黑幫用他們的規則打破了這些道貌岸然,他們更了解外星人的規則,不過他們仍按照人類的規則過活,只是脫去那些裝飾的外衣而已。而第九禁區中黑幫裡,所蘊含的儀式傳統,同樣也成為導演的嘲諷對象:現代抑或傳統,其實都各自存在問題。

不管島內的原住民、外勞外配或約翰尼斯堡的外星人,我們都用我們的本質去和他們的本質對話,所以原住民被視為會出草的番仔,外勞外配應該被嚴格管制,外星人也不應該與人類有所牽扯。我相信沒有人不知道,在這些(曾經)看似充滿合理性的作為中,底下全是醜陋的罪惡。

外星人在裡面卻顯得特別沒有心機。而魏克斯從人類轉變到外星人的過程,正是一種規則的自我轉換。然而結局告訴我們,他還是跟我們一樣,本質依舊是人類。而作為一個人類,如果我們連不同國籍、膚色都無法忍受,那麼,我們準備好面對這些更進程的問題了嗎?

這可是一部預言式的紀錄片,不是電影,透過第九禁區,我們將能藉此慎重思考我們的過去、現在與將來。

 

2010.07.29


創作者介紹

FlaneuR的閱讀記事

christinas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