虞戡平│1983│TW│90 min

  西元1983年,究竟是國片怎樣的一個年份?本次夜貓《光陰.原來的故事》影展所挑選之影片,1983年出品的電影就佔去了5支,可以想見當年金馬獎競爭的激烈程度。《小畢的故事》奪去金馬獎最佳影片與最佳導演兩項大獎(本片已於7/7於貓店放映),楊德昌《海灘的一天》和侯孝賢、萬仁、曾壯祥三位導演的集結作品《兒子的大玩偶》在《搭錯車》和《小畢的故事》強力夾擊下,成了本屆金馬獎的遺珠。萬仁《油麻菜籽》與侯孝賢《風櫃來的人》則參加1984年第21屆的金馬獎,免受夾擊之苦。雖然得獎並非一部電影成功與否的判斷準則,然《搭錯車》的眾多入圍的幕後工作人員,最後僅音樂獲得獎項肯定,確實有些可惜,而導演虞勘平更是連入圍也沒有,更讓人頗覺狐疑。

  《搭錯車》的劇情現在看來並沒有特別突出之處,導演卻抓準了時代氛圍與人性。住在違章建築裡的小人物,充斥各種下層階級的典型,而他們卻又是處在台北這個都會場域裡。如果阿美沒有成為大明星孫瑞琪,她還是只會待在露天電影觀眾群的一隅,繼續看著一遍又一遍重複播放的電影,聽著一次又一次重複演唱的老歌,兩個兒時玩伴也會繼續守著她,包括啞叔在內。

  隨著阿美離家,舊有的記憶慢慢崩潰了。死亡、火災、愛人的離開都沒有擊垮這一群人,他們已經習慣默默承受,靜靜解決,這是屬於他們的堅韌無比的生命力。

  可是啞叔老了,他們都在漸漸的老去。當啞叔無奈望著繫絆這群人的房屋傾倒、阿美卻遠在海外的時候,他只能對著機器投射情感,淹沒在光鮮亮麗十里洋場的阿美,連啞叔的最後一面都見不到。

〈酒矸倘賣嘸〉、〈請跟我來〉和〈一樣的月光〉等經典歌曲至今仍為人琅琅上口,猜想蘇芮可能是我們七年級生的張惠妹吧。看慣「星光大道」和「超偶」的選秀節目,從《搭錯車》裡可以體會那個時代麻雀如何變成鳳凰,即便擁有許多偶然和機運,喜新厭舊、汰舊換新的頻率似乎沒有因為時代而產生太多變化,只有歷久彌新的老歌,持續被傳唱下去。

       

2009.07.30

創作者介紹

FlaneuR的閱讀記事

christinas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