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壓床了沒(A Ghost of A Chance/ステキな金縛り):透視現實與荒謬的驚奇電影

三谷幸喜Japan142min

一部長達142分鐘的電影,卻全無冷場,看完仍餘韻猶存,這就是三谷幸喜的功力。

從《有頂天大飯店》和《魔幻時刻》裡,我們已看到三谷幸喜荒謬結構喜劇的超強功力,《鬼壓床了沒》則依循三谷幸喜集結日本大明星扮演奇怪小人物的一貫惡搞,支撐起這一部既熱鬧又溫馨的強大賀歲片。

我一直認為,好萊塢喜劇不是很吸引我目光的原因在於,它是為了搞笑而搞笑,經常流於一種表象式的粗淺,看不見太多劇情敘述和微言大義。日本這個內斂的民族就不一樣,它是一種由內而外,屬於秩序型的搞笑方式,因此比較能引起我發自內心的共鳴。

三谷幸喜厲害的地方在於,他能夠把一件看起來不可能的事,在電影裡把它敘述得理所當然,形成一種反差和荒謬的效果。那類似於聽見政客說:「白海豚會轉彎、無薪假可以得諾貝爾獎」、兄弟象給新進球員免簽約金待遇、恐龍法官做出「獨特觀點判決」,等等這些在台灣鬼島確實發生,忍不住會說聲「蛤?」反應的感覺。

電影之所以存在,就是因為它能完成現實世界無法達成的事;《鬼壓床了沒》法官說:「如果每次都能請到鬼魂來做證,那我們會輕鬆許多。」武士幽靈至法庭作證引起好奇的民眾趨之若鶩,可是,卻被檢察官以「歷史證據」推翻了武士幽靈證言的公正性;寶生律師靈機一動,請武士幽靈把被害人鈴子的幽靈找出來作證,卻怎麼找也找不著;於是,才有寶生律師結尾的大膽推理。在這樣線性敘事的過程中,焦點在現實與非現實交互,兩者之間又互相影響,最後的破案關鍵點則落在寶生律師上。

幽靈是整部電影成功的關鍵催化劑,它不僅帶出整部電影的荒謬性質,導演更以幽靈介入現實的方式,處理了一件棘手的刑案,解決了寶生律師的人生困境,更道出了導演對於生死,對於鬼魅世界的另類想像。

此外,我偏愛乾淨俐落不贅述的影像處理,三谷幸喜把這一點做得不錯。他能夠把一個看似平凡無奇不經意的小物件,用後續的劇情重新強調它的必要性,比如香蕉、口琴,在電影後段都有出乎意料的效果。這種手法同樣也被運用在一位位大牌明星的出場,電影中的笑點和大明星意料之外的喜感,形塑成這一部成功的搞笑片。

雖然我認為,這部電影比起三谷幸喜的前作可能沒有更優秀,不過導演在電影裡放置的種種驚奇,依舊讓我十分享受,用《鬼壓床了沒》做為2012年的開頭,真是太幸福啦!


後話:西田敏行和生瀨勝久的梗真是令人難忘,深津繪里和竹內結子的可愛表現實在太優啦!三谷幸喜來台灣時,曾說想跟林志玲合作,我真是又好奇又期待他把第一名模惡搞成另一個樣子。

補記:《鬼壓床了沒》SP《了不起的偷拍》(ステキな隠し撮り~完全無欠のコンシェルジュ~):http://dorama.info/drama-5788.html


到電影圈看更多相關電影評論

創作者介紹

FlaneuR的閱讀記事

christinas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