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朝亮│2012Taiwan97min

黃朝亮導演的第二部劇情長片,看起來沒有什麼進步。

台灣電影還要販賣溫情主義到什麼時候?如果這部長片沒有女主角阿免姨的梗,我真的要以為大愛有贊助這部片,或是阿免姨其實是慈濟師姐了。一味拼命地用正面方法傳授正面價值,真的讓人驚訝看世界的方法怎麼會這麼狹隘?電影公司的手法也差不多,刻意選擇在母親節上片,不就是要販賣感性嗎?如果不把電影份內事做好,我想任何的外部計算都是多餘的。

這部電影不能完全稱失敗,也有一些可取的部分,例如電影中的原住民形象就描寫得不錯。電影畫面帶到區域門牌「苗栗南庄」(事實上是泰安?!),強調這是台灣苗栗的一個小山村,原住民語、台語和米多力偶爾的一兩句客語,忠實呈現了混語情況。同時,「混語」也顯示了山村族群混雜的情形,對應了台灣本身的多族群。並且,導演把原住民、20多年前搬來的福佬人阿免姨、山下的郵差客家人米多力,以及最後流浪到這裡的美國人吉米,塑造成一片和樂融融的模樣。

在導演的眼中,似乎不管什麼都可以被「愛」化約,任何衝突都可以簡單地被「情感」解決。因此,原本可以製造得更有高潮張力的劇情梗,就這樣被順順地交代過去,阿免姨的sin至少還有用一場展現林美秀超強演技的一鏡到底哭戲突顯;但是,吉米到這個山村的原因,Yabi目擊父親車禍的肇事車輛梗,阿免姨和米多力之間難以言說的情感,吉米和莉慕伊的即將萌芽的「什麼」,通通被導演執著描寫山村人物生活,節奏又太鬆散而全部淹沒。97分鐘的片長看似短暫,卻屢次讓人感覺冗長而想快轉。

這部電影的劇本重點明顯在阿免姨身上,影像卻盡是山城明媚風光,導演又非常想多呈現其他小人物和山村生活感。這不僅讓這部電影失去重心,更可惜的是讓林美秀這個大物只能複製過去的戲份和角色,沒有讓人意料之外的突破性演出,也使阿免姨的角色塑造不夠立體。這麼說有點不公平,因為阿免姨在導演手中已經算立體了,其他小人物在電影裡更是扁平的可以,他們通常只有一種意志和形象,阿免姨還有兩種。

紀錄片為達到社會影響力,渲染、激情都是可以被原諒的。劇情長片要求更為嚴謹,需要更多縝密的考量和設計,觀眾的眼睛是雪亮的,導演不是這麼好當的。

到電影圈看更多相關電影評論

創作者介紹

FlaneuR的閱讀記事

christinas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