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田克也│2011│Japan│167min

高雄電影節網站這樣介紹:《失樂園輓歌》是以導演的故鄉甲府為舞台背景,並由當地的巴西移民、脫衣女郎、饒舌團體飾演真正的自己。今年的高雄電影節,讓我認識富田克也,也透過影像理解日本更多非廣為人知的一面,深覺收穫頗豐。

印象中,沒有看過專注描述底層社會的日本電影;即使有,也不像富田克也所呈現的如此不堪和失序。不管是《國道20號線》或本片(這次沒機會觀賞《雲之上》),富田克也都(刻意地)脫去日本電影的風格和美感,顏色線條、人物形象、街市場景,都呈現比較粗糙、灰暗、髒汙的氣味。

這也是個人第一次看日本呈現外籍移民和勞工的問題。由於本片劇情較為零散,主要鎖定在修路工班、泰國酒吧、嘻哈團體幾個角色的互動上,偶作嘲諷、大多陳述,使電影偏向社會真實的指涉,可以看出「日本新一代的良心」導演的階級關懷。

失樂園輓歌最讓我驚訝的是,除了關注外籍移民和階級問題之外,它還嘲諷了日本引以為傲的國族主義。本片的中文片名實在翻得不優,原名Saudade在電影中的解釋是「懷鄉」,片中,我們看到各式各樣日本國籍和非日本國籍的擺盪:愛上泰國吧女的工人想帶著她回泰國重新建立事業,吧女卻在雙重國籍下決定當個日本人,一舉戳破男子過於浪漫的想法。還有,闡述勞工艱辛命運的巴西嘻哈團體,與不知為何就是要幹譙社會的日本年輕嘻哈團的兩相對照,後者完全無法獲得外國觀眾的共鳴而敗陣,團員UFO K深感挫折,又因為懷疑小學同學和她支持的巴西團體有染,一氣之下刺殺巴西人,最終落得入獄的下場。

導演呈現了兩種國族主義的詮釋,都和台灣非常類似。修路工人面對生計和愛情的追尋,選擇拋棄日本遠走他鄉,卻沒意識到日本的起跑點優勢;UFO K則代表日本長期建構而成的國族意識,荒謬地招致了負面結果。前者代表蒙蔽雙眼看不見自己國家優點的類型,後者代表偏激自信過度的典型;電影著墨在後者的力道較大,導演透過外國人的對照,嘲諷了日本國族主義一番。這也是我第一次看到。

由此,這些角色的各自際遇,都被堆高在「懷鄉」的主題上。懷誰的鄉?念什麼國?鄉與國的定義與詮釋、重疊與分野,導演以階級關懷的方式,在本片精彩呈現,愈嚼愈香。

創作者介紹

FlaneuR的閱讀記事

christinas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