阪本順治│2012Japan122min

還沒看過湊佳苗的原著,不過從電影劇情看來,應該算是湊少數溫暖的作品。導演平順踏實的敘事基調,節制準確的推理技巧,讓《往復書簡》的最後一幕更顯突出感人,是一部結構性強和直指人性,理性和感性達到平衡的成功作品。

故事從過去在離島擔任小學老師,剛從圖書館館員退休的真智子說起。警察為了她過去的學生鈴木信人,犯下殺人案而找上她,於是,她開始一一拜訪過去的學生,希望透過或許還有聯絡的他們,了解許久不聯絡的信人的殺人動機。在此,電影利用她作為串起整個故事的工具。

在拜訪學生的過程中,他們不約而同提起了讓真智子離開小島的師丈溺水案,承認自己就是害死師丈的兇手。二十年前的回憶和關鍵事件,就這樣透過一個又一個角度的敘述拼貼起來。

而隨著同學一個接一個的拼貼,真智子一個又一個的安慰和解釋,觀眾才得以發覺,她是唯一了解事件全貌的人;當鈴木信人犯案後與真智子聯絡的訊息曝光,也才逐漸揭開真智子的企圖。她希望信人躲到小島,趁此機會一一解開所有同學心中的結。前半段的被動姿態,在此瞬間化為主動,敘述手法實在巧妙。

真智子說,她希望信人完成這最後的作業;實際上,是心懷學生的真智子老師,在二十年後,完成她對每位學生的承諾作業啊。

《往復書簡》利用二十年前的溺水事件呈現了人性的自私,他們都各自懷抱不同的理由,促使事件發生。同時,二十年後的解謎,也體現了人性的寬恕,那自私所造成的悲劇,之於每一位自我譴責的人來說,都已成意外了。

所謂「人」,就是一個個無法測量揣度的生物,《往復書簡》採取了中庸之道的定義,有些自私、有些良善,剛剛好。而這個社會就是因為有不同性格的人存在,才能整合成一個完全體;就像電影中6個擁有高低不一的聲調和唱腔的學生,卻能合作出優美的歌曲一樣。

到電影圈看更多相關電影評論

創作者介紹

FlaneuR的閱讀記事

christinas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