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谷弘│2008Japan128min

這是延續日劇《破案天才伽利略》的電影續作,即使如此,完全當成觀賞獨立作品也沒問題,本片是一個獨立而完整的故事。

第一次觀賞這部電影時,還沒有看過日劇;看過日劇以後,再重溫這部電影,感動度更大──即便這種感動毫不影響湯川學和內海薰兩個角色在電影中淪為配角的評價。

觀眾依舊可以享受湯川學從細節著手的推理趣味─元素設計甚至比日劇更為縝密;沒有刷刷的物理公式書寫橋段,卻花更大的力氣在塑造人性和矛盾。節奏緩慢,抽去大部分片段的配樂,凝聚電影氣氛的緊張感;飾演石神哲哉的堤真一,強大的演員氣場,為這部電影加了很大的分數。

這兩個天才的鬥智和惺惺相惜,也是本片可看之處之一;看似在討論數理的幾串對話,都具有雙關意義。湯川學在電影裡說到,物理學習慣的做法是先進行假設,再進行實驗證明;數學則是把這些步驟,全部都在腦海裡解決。湯川學試探性地問石神,是製造一個不能解決的問題比較難,還是解決那個問題?當湯川學已經發覺石神「看似是幾何,實際上是函數」的問題,石神說:「就算解決了問題,還是沒有人會得到幸福的。」

而人性流竄在理性邏輯之中,更是這部電影成功的關鍵。不看到最後,觀眾將無法理解石神對這對母子的獻身是多麼絕對的徹底,他每一步亡羊補牢的行動,都是經過精密計算的,越是深入探究石神的想法,越是為他的破釜成舟感到不捨。「所有的結果都有原因」,石神演繹了一次幾乎無懈可擊的證明;即使湯川學做了漂亮的假設,他依舊無法即時拿出證據。為愛捨生的石神,最後還是輸給了人性──花岡靖子的罪惡感,這無法被納入理性計算之中。

湯川學雖然從石神對自己外表的在意,知道他戀愛了,他卻無法接受像石神這樣的天才,卻要把自己的頭腦用在這種事情上,但是內海薰卻可以理解,「石神是為花岡靖子而活」這樣的事實。顯然,在這樣的對比之下,湯川學還不了解真正的愛,因此也無法對幾次表明心跡的內海薰有所回應吧。

到電影圈看更多相關電影評論

創作者介紹

FlaneuR的閱讀記事

christinas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