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森立嗣│2013Japan116min

改編自吉田修一的原著小說。

想像一下,強暴案的加害者和被害者有可能彼此相愛嗎?這是比小說還小說、比戲劇還戲劇的情節吧?這就是吉田修一作品迷人的原因,他所描述的往往不僅止推理事件本身,而是企圖進一步追究案件關係人各自的脈絡;與社會產生縫隙的那些人們,在他筆下總顯得糾結而引人入勝。而原著經過大森導演和另位編劇搭檔高田亮映像化之後,剪裁成了一次精簡卻掌握原著精神的改編作。

導演在兩人以上的對戲場次,大多使用長鏡頭,有時也出現對著加奈子的大特寫,配合緩慢的敘事節奏,營造(吉田修一作品中也有的)孤寂感。如果吹毛求疵起來,我認為導演的部份呈現方式顯得無所適從,放置的訊息有時太過簡略和斷裂,可能要看過原著才了解其象徵意義;另一方面,前半段花去大半時間過份耐心的鋪陳,又像是要製造解謎效果似的,讓人搞不清楚電影究竟是一步要拍給讀過原著的觀眾,還是沒讀過原著的觀眾觀賞的。

不過,這完全不影響電影兩位主角之間的拉扯和張力,這也是《再見溪谷》的核心精神。即使男女主角的戲份差不多,但敘述視角大部分落在由真木陽子飾演的加奈子身上。從結果看來,這是一次成功的選擇,因為真木陽子的演出幫忙導演解決了劇情簡略和斷裂的問題,她自始自終用加奈子的態度活著,不管鏡頭多遠多近、場次多突出獨立、妝容不連戲,她嘗試以極簡和收斂的方式,呈現背負故事的加奈子,這也是十分符合本片調性的演繹,可以感覺真木陽子往演技派女優發展的企圖心。雖然個人認為真木陽子還有進步空間,但以本片席捲2013年日片各大主演女優賞的情況看來,她多年的苦心孤詣已經受到初步肯定。

個人喜愛的拍攝手法之一是,導演常常特寫幾乎不上妝的加奈子看向窗外的姿態,而每個特寫鏡頭表情都有著微妙的差異。這些差異來自15年以來的人生累積,男女主角因為輪暴案產生重大的人生轉折,並非罪本身,而是罪後續引發的連鎖效應,受害者遭受歧視、被害者受罪惡感折磨,已經和正常社會錯位的他們,只有活在彼此身邊一起受罰、一起不幸,才能維持「活」的狀態。

是「活」,不是「生活」,是加奈子報復,俊介贖罪這樣周而復始的過程。可他們畢竟身為人,除了罪與罰,仍擁有著其他複雜多樣的情緒。萌遭到母親殺害的事件,讓加奈子看清了兩人關係。「她差一點就可以得到幸福了。」俊介說,但是她不行,她讓俊介如同落入溪谷中的那隻鞋子、她一直望著的那好遠又好近的象徵自由的溪谷,決意離開放手,讓自己繼續活在陰暗和自虐之中。但是他們之間的關係已經進化,再也回不了頭;從加害者與被害者,罪與罰,然後是愛。

電影簡化了渡邊和妻子的關係,一方面幾乎淪為故事引領者的角色,另一方面無法和男女主角產生更明顯的對照,就這樣卡在中間;以加奈子為視角則犧牲了俊介的心理描寫(還是演員問題?),雖然有些遺憾,卻也能從原著中獲取閱讀的滿足。以本片可見嘗試建立個人影像風格的改編,即使還不夠實驗,整體說,已屬水準之上的佳作。

創作者介紹

FlaneuR的閱讀記事

christinas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