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鳥  

鄭文堂│2015│Taiwan│114min

離上部長片《眼淚》已經6年,期間鄭文堂一度跑去做官,依稀記得當時觀影時最吸引我的,就是電影裡警察之間的互動,結果鄭文堂的最新作品,便剛好以警察為主角,想當然爾,他處理得很好。

《菜鳥》沒有太多起承轉合,而是直接製造衝突帶起整部電影;這個衝突來自宥勝,他被分配到新的分局,還不理解分局做事的規則,因此攪亂一池春水,發展出一發不可收拾的事件。而警察就在故事行進的過程中,毫無矯飾痕跡、一點也不美化地被忠實搬演,諸如警察愛泡茶、老鳥教菜鳥、潛規則運作,電影模糊了道德和法律界線。可這就是真實,是台灣在地警察的真實,因為真實,也不容易、不可能拿尺衡量批判。

雖然導演說他想帶來一點正面的力量,可我其實沒有太深刻的感受──這同樣是因為拍得太真實的緣故。對我來說,菜鳥在經歷事件以後,已經有些質變了,以酒駕為首,接著採取黑吃黑的姿態反撲,他怎麼可能再用原本單純正義的姿態,再面對自己的警察角色?

因此,雖然我們可以看到宥勝在《菜鳥》中脫去了偶像氣,也只能說他演了半部好戲,到了後段仍維持正義魔人這樣的演法,頗讓人感覺混亂。這方面,莊凱勛就掌握得游刃有餘,他演出了經歷大案兼具墮落的滄桑感,並且在決定黑吃黑那場戲成功轉換,從頭到尾他的身體就寫著「有故事的人」,觀眾不會看到他下每次決定的過程,卻隱隱然地清楚或認同他為什麼要這麼做。當莊凱勛已經不只把台語台詞說得流利,而且還把國台語交雜講得自然時,你就知道他是完全準備好的狀態。

要說本片最不真實之處,莫過於宥勝和歐陽靖之間的感情戲;如果將兩人分開觀察還算到位,普通互動的戲也還好,但只要兩人一說起吳儂軟語,總是粉紅得讓人覺得突兀,我認為可能和與主情節落差太大、以及對比於莊凱勛和簡嫚書這對情侶有關。

完全沒想到,簡嫚書是《菜鳥》的一大亮點,或許是《艋舺》柯佳嬿的妓女角色太過根深柢固,我一度以為簡嫚書的酒家女會走柔弱風格,但《菜鳥》裡的她能屈能伸,敢愛敢恨,背著一個接一個重擔、卻同時有她自己排解的方式,而簡嫚書的確掌握到那「活生生」的感覺。我大膽地認為,光衝著簡嫚書和莊凱勛的那場分手戲,就值得進戲院欣賞《菜鳥》。我猜,導演是故意把比較適合歐陽靖和簡嫚書的角色故意調換過來,而他成功了。

除卻彆扭的粉紅泡泡不說,《菜鳥》不僅加入了底層的社會事件,也揉合了社會層級,放高利貸、毒品入侵校園、警察酒駕這些社會新聞不算新鮮,但一般市民比較難知道地方民代滲透的真實情況,頂多也只有黑道這樣的刻板印象而已。《菜鳥》大部分集中在描繪警察,議長畫面偏少,出現時也不採取咄咄逼人的姿態,觀眾卻能完全感受他看不見的手如何惡性操作,這是鄭文堂另一個厲害之處。

最真實並且是個人最喜歡的地方,就是結局了。不管事件如何往不可收拾的地方發展,或者根本沒有完全收拾,那都不是重點,重點是每個人還是這樣,跟著時間的流轉,各自按照自己能夠活著的方式,繼續過下去。

我不是香港人,因此無法確定香港警匪片的代表杜琪峰,有沒有真的拍出香港警察的味道;不過身為台灣人,我可以確定鄭文堂拍出的警察,就是我目前認為的、真正道地的台灣警察。

創作者介紹

FlaneuR的閱讀記事

christinas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