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元之戀  

武正晴│2014│Japan│113min

由2014年《電影旬報》選出的十佳作品,由安藤櫻主演的《0.5mm》和《百元之戀》分屬第二及第八名,她本人也因為這兩部作品,獲選當年度最佳女主角獎,可說實至名歸。

感謝台北電影節特地邀請武正晴和安藤櫻來台,讓身為日影粉的我徹底地好好看了安藤櫻──這位私以為未來會走向國際的優秀演員。或許是她個人魅力太過強大,《百元之戀》作品本身的光芒,有點被她掩蓋掉,不過因有過《男生愛女身》的觀影經驗,對《百元之戀》也有一定信心就是了。

台北電影節座談紀錄:http://taipeiff2015.pixnet.net/blog/post/65361822

日本熱血電影有一拖拉庫,以女生為主角數量可能少一些,但「熱血」對日本導演來說應該是內建技能,很少看到什麼失敗例子。可《百元之戀》的熱血繞了很遠的路,而且絕對是條不好走的路:故事主角是位一無是處的女性啃老族,因某次爭吵賭氣,她離開家的舒適圈,接受一連串外界刺激而產生了變化。

女主角一子的「變化」正是《百元之戀》之所以「熱血」的原因;然而本片更吸引我的是,一子做為社會反映的個體,她受到了什麼樣的「刺激」──也就是過程,才是本片出眾之處。

電影不厭其煩地去描繪一子的社會處境,這個社會告訴我們,身為一位「正常女性」,該出門工作、該不跟小孩較真、該變得美美的才會有人喜歡、該隱忍職場霸凌、該聽上司的話、該低頭認輸…,但一子否定所有的框架,下意識地用她自己喜歡的方式活著,表面上看起來像單打獨鬥,但因為攝影機和她站在一起,《百元之戀》變成是透過她對許多既定規則提出一個個內斂的問號,並引導觀眾進一步思考的社會寫實作品了。

而安藤櫻之所以出眾,不是因為她的演技超越作品,而是她演繹的方式過份自然,簡直和《百元之戀》合而為一;她在片中所付出的諸多挑戰,每一項都足以被新聞大書特書成「女優的突破」,結果她在電影裡卻一股腦兒全做了。台灣記者問起她怎麼詮釋角色,她說沒有什麼撇步,就是「賣命演」。

安藤櫻並沒有在電影裡賣弄她的賣命,如同《百元之戀》並未特意突顯社會意義,她們只是共同用輕如鴻毛的姿態,說了一個完整的故事。永遠不會成為關注焦點的一子,歷經百元般廉價的改變以後,仍舊沒有成為人生勝利組,卻有什麼小小的東西不一樣了。或許,這也是《百元之戀》想為那些社會邊緣人所說、也是電影本身想抵達的──既然不可能對抗或成為主流價值,那就隨心所欲地完成自己的小小城堡吧,即使廉價,也是人生一種。

《百元之戀》本來叫做《九十九元之戀》,導演在座談中解釋:「因為當時只有99元商店,還沒有百元商店,後來又加上了8%的消費稅,因此電影主題曲名為《108元之戀》。」主持人說,所以透過電影也能看到社會、了解社會脈動,導演半開玩笑地說:「其實只是隨著社會隨波逐流就變成這樣而已。」

「只是隨著社會隨波逐流而已」,為《百元之戀》下了最軟弱也最強悍的最棒註解。

主題曲也好聽:https://www.youtube.com/watch?v=DLJs3II1EZA

百元之戀2  

創作者介紹

FlaneuR的閱讀記事

christinas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