鄒奕笙、邱柏翰│2012Taiwan90min

很喜歡這部特定拍給某個世代的電影作品,尤其當我又成為被電影點名的那個世代的時候。

《什麼鳥日子》的打片策略和電影本身存在不小距離,與其說這是一部為韋禮安量身訂作的電影,倒不如說是導演巧妙運用了韋禮安現實生活中的際遇,去點出我們這個世代的困境。老實說,男主角韋禮安實在不太會演戲,但導演善用了其不擅演戲的特質,以他為中心,或形塑、或迴避,成功地講完了韋禮安這個世代、同時也是導演世代,和我輩世代的對夢想隨心所欲的追求和迷惘,完成了一部90分鐘的傑出電影。

《什麼鳥日子》的確擁有蠻多奇幻色彩,但它的終點都落在現實之上。它跳躍在虛幻與現實之間,有時失序、有時又掌握得宜,這種不知道下一步會走到哪裡的劇情設計,正和主角韋禮安追求夢想的路徑一模一樣。他在意不能繼續在河岸留言演唱的原因是「離他家最近」;娓娓跟大鳥道出他夢想中的場景,卻也無表情的說,「那是以前的事了」;他現在覺得,或許去大公司工作拿到好薪水也不錯。韋禮安看似無所謂的心情和態度,再長一輩的世代可能會覺得很沒出息,但是,這種漂浮無根、不知道人生方向、得過且過的隨便心態,不知為什麼,我覺得真的非常符合我們這個世代的想法,「人生就像坐電扶梯一樣,被迫要推著往前走。」而《什麼鳥日子》就是我們這個世代的反應吧。

延續著這樣無厘頭的基調,韋禮安跟著「大鳥」玩偶拯救世界起來,尋找在他兒時塗鴉中出現的物件。原本以為也只是用來增添奇幻色彩的大鳥,在電影裡卻是神來一筆,帶著韋禮安去找尋他心底最深沉的那個單純的夢想和渴望,當大鳥拿下頭套、回到現實的那一剎那,真的很難不被感動。那個為自己職業而專注奉獻的父親,竟然是以這樣的形式潛移默化著韋禮安,而韋禮安的下一步動作,是天生自然的,是命定的。他回到了河岸留言。

當現實世界的聲音太過紛擾,資訊太過混亂,顏色太過繽紛的時候,我們可能隨手抓個繩子就這樣接續上人生的隊伍了。《什麼鳥日子》要我們回到初衷,去找尋內心還持續發聲的那隻小蜂鳥,放它起飛。就像兩位年輕導演示範的那樣。

到電影圈看更多相關電影評論

創作者介紹

FlaneuR的閱讀記事

christinas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