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銀娟│2012Taiwan107min

一部探討人與人之間關係的電影,家庭尤重。

蔡導演曾在首映後的QA說到,她是先想到人的故事,再思考如何把鳥的東西帶進來,作為人與人之間關係的對照。在觀看這部電影時,也出現如導演所述的猜想,因為嚴格說起來,《候鳥來的季節》並沒有太深刻地去做鳥與人關係的反覆辯證,頂多出現在家庭出現問題、以及海倫清桃和莊凱勛跨國婚姻生下的後代留在台灣這樣的層次而已,個人認為非常可惜。我認為,離鄉北上的男主角溫昇豪、留在家鄉的莊凱勛,說不定也能發展出一條候鳥與留鳥的隱喻線,可惜電影在這個部分是斷裂的,兄弟際遇和鳥有些對不上話。

這部電影有沒有把候鳥拉進來的必要,值得再探討;光處理人和人之間的複雜關係,就已經夠飽滿了。即使聚焦在家庭這樣簡單的議題,蔡銀娟卻能將其製造出複雜的衝突關係,這是善用了女性導演細膩觀察力的優勢。她也讓幾位演員各自具備了足夠的發揮空間,莊凱勛讓人眼睛一亮,更可窺見白歆惠演技有所進步。

《候鳥來的季節》把人與人之間的情感描繪的頗為透徹,溫昇豪、莊凱勛兄弟之間的親情糾葛、溫昇豪和白歆惠夫妻傳宗接代的壓力、莊凱勛和海倫清桃跨國婚姻的相敬如賓、溫莊口湖老家母親的苦口婆心,他們哪一段關係不具備情感基礎?可是有太多突發的現實和狀況,逼得他們不得不做違反情感良知的作為,溫莊兩人的心結、溫昇豪的外遇、莊凱勛與海倫清桃協議離婚、母親的嘮叨不休,是時勢造成這樣的結果,沒有任何一個人有錯,他們只能無奈接受所有蝴蝶效應。

雖然,蔡銀娟如預期的給了一個溫暖的結局,給人的感覺卻不像另位女導演鄭芬芬大愛到無法忍受,因為電影裡的每個人都曾徹底用力活過,這樣適得其所的結局還可以勉強嚥下。

但是,一部107分鐘的電影,卻讓人感覺有些冗長,無非是導演太過耽溺了。耽溺於一場戲、一種情緒、一個演員、一張臉,都讓這部理應以快節奏、抓重點的劇本,搞得有些像連續劇不說,候鳥高蹺鴴的畫面也淪為蛇足和配角,更浪費了海倫清桃這樣一個好演員。猜想,如果把電影重新剪接調動,或許可解決這樣的問題也說不定?

創作者介紹

FlaneuR的閱讀記事

christinas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QQ
  • 對於台灣電影的散漫與失焦,我也很有同感,即便是"賽德克巴萊"也不夠"好看",是後製太弱嗎?還是導演自己太弱? "無非是導演太過耽溺了。耽溺於一場戲、一種情緒、一個演員、一張臉,..." ,評論得很貼切,電影是時間與節奏的藝術,捨不得去無存菁,成就不了好看的電影,電影不好看,主題再好也不會有票房的。
  • 曾聽一位小說家說過,寫作該是減法;《導演功課》的作者大衛‧馬密對電影也有相同的看法。喜歡你說的「電影是時間與節奏的藝術」,去蕪存菁確實很重要。

    christinasy 於 2012/09/28 15:49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