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藤祐市│Japan2010.11.13初公開

在這個日劇充斥推理風的時代,就算是好梗也都被玩成膩梗了;又,《草莓之夜》乍看之下是屬於本格走向的推理劇,實在不對我的胃口,這部改編同名原著的日劇便被我擱置了下來。

後來,衝著對西島秀俊的愛,忍不住嘗試看了一集,才發現《草莓之夜》並不只是單純熱血地解決刑案謎題而已,它更觸及了警界政治和個人晦暗,是一部兼具推理趣味和社會寫實的精彩作品。

日劇還沒時間看完,但2010年版的SP故事完整又吸睛,尤其是由竹內結子飾演的姬川玲子,更是一個塑造完整立體的角色。

《草莓之夜》有一般推理劇固有的謎題事件和抽絲剝繭的過程,這形成戲劇本身推進的既有基底。在這樣的基礎下,作者(包含編導和作家)設計了超過一組的推理線,讓他們用各自的方法和角度去角逐謎底:在以姬川班為主、勝俁為副的推理過程中,我們可以看見警界競逐破案之功時,正義以外的一些好勝心和企圖心,以及姬川班本身的齊心合作。而將推理劇推向超越一般程度的法則,絕對在於意想不到的大魔王,這個意想不到又不能到沒頭緒的境地,《草莓之夜》在魔王的處理上可說拿捏得恰到好處。

回到本劇最大的亮點姬川玲子。我們看到姬川在以男性為主的警察職場上,有時一女當關,展現不輸給男性的機智、決斷力和魄力;有時受到情緒左右,流露出脆弱感性的一面,玲子這個角色可說徹底體現了女性的多重面目,有時是對照式的,有時是主體式的。

而《草莓之夜》是採取不斷再現姬川玲子的女性創傷,來建構這樣的多重面目。從姬川玲子成為輪暴被害人之一開始,她就無可避免地一再受到性別暴力;她踏入警察圈以後,面對男性警察的揶揄不以為意,反而比男性更男性的意志,爬到警部補的位置。此外,她在推理過程中特有的直覺和敏銳,是因著身為女性和身為被害者才擁有的特質,而劇中也呈現了不少姬川玲子的脆弱時刻,這讓姬川玲子對照在警界的一板一眼下,更像一個活生生的人。

所以,勝俁主任說,她根本不適合當警察。因為姬川不是傳統以理性證據辦案的刑警,他也發現,她過去的背景讓她擁有和犯罪人類似的特質。但是,姬川最後也得到了勝俁的認可,和北見不同,她擁有警察必備的正義感,她是一個極力想擺脫黑暗過去,朝著前方前進的人;一場和母親傾訴的落淚戲碼,徹底說明了姬川的掙扎心態。

但是,姬川平時必須把這些掙扎心態隱藏起來,她必須盡力維持理性,才能得到上司認可,有時候,她甚至意識不到創傷對她潛移默化的影響。當同樣身為性侵受害者的深澤由香里,突然逆轉反叛北見,發現姬川和她是同一種人時,姬川還以為她和由香里刀下那些流血的人們一樣,是由香里也是人的證明。孰不知,其實是由香里目睹了被北川壓著的姬川,理解她也有和她同樣的過去,才出現反叛北見、甚至拯救姬川的想法。觀眾藉由這場戲可以理解,對姬川來說,這段過去又是壓抑、又是糾結、又是無解,對所有牽涉犯罪的被害人來說,那種創傷遺留是難以想像的漫長且巨大的。

正因為這些細緻和充滿耐性的寫實描述,配合導演乾淨俐落的鏡頭和攝影,讓《草莓之夜》成為一部不太一樣的本格推理作。

創作者介紹

FlaneuR的閱讀記事

christinas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