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生夢死  

 

君不見黃河之水天上來,奔流到海不復回。

君不見高堂明鏡悲白髮朝如青絲暮成雪

人生得意須盡歡,莫使金樽空對月。

──李白,《將進酒》。

張作驥│2015│Taiwan│107min

不喜歡張作驥,完全是個人喜好問題,但身體還是誠實的,跟著一部部看他怎麼建構屬於他自己定義的社會邊緣。到了《醉‧生夢死》,終於發現一點端倪,自己喜歡的是用簡單手法講複雜故事的「冰山」式,且排斥用複雜方法講簡單道理的做法。

無法確定是自己開竅,還是張作驥進步了,那些總是看似散漫、無章法、隨心所欲的劇情,在《醉‧生夢死》中彼此環環相扣不說,還有了漂亮的收束。劇中每一個角色全都活在角落,其中又以老鼠為最大的象徵,螞蟻與他共生,一起困在罐子裡;他也撈臭河裡的魚來養,一起困在魚缸裡。

而哥哥上禾畢業於建中、台大,像這樣的人生勝利組,卻因性向問題,讓他在晚上的同志酒吧跳舞時,才比較像活著。碩哥和上禾的工作性質雷同,只是服務的是女性,因為嗅出彼此都隱藏有類似的傷痛,他倆彼此吸引。

一切都源因於,他們的媽媽不在了。媽媽眼裡只有優秀的哥哥,老鼠從小便活在哥哥的陰影裡,媽媽走了以後,碩哥更成為他追逐的對象。然而,碩哥也因為無法面對媽媽離去,始終說著媽媽在美國的謊言,甚至還認為老鼠與上禾媽媽的死和自己有關;遠赴美國的上禾則因為媽媽之死感到愧疚,兩人就是因為這樣共通的傷痛看對了眼。

但老鼠無法接受,他得不到媽媽關愛,碩哥也被哥哥搶走,他只剩啞吧援交女;然後,從頭到尾都在索求愛的他,用最激烈的方式捍衛他唯一能抓的那條風箏線了。特別一提,我很喜歡電影描繪老鼠和援交女之間情感的方式,對比於碩哥和上禾的感官式情慾,老鼠和援交女卻顯得輕薄純愛,非常符合老鼠劇中所建構的個性。

媽媽之死成為這一連串破碎的源頭,三個男人傷人也自傷,他們醉生夢死,沒有人完整。雖然老鼠最後好像放過了自己,但那似乎可以看成是導演賦予他的最後一場美夢吧。

電影裡的許多元素一如以往的張作驥,同樣有很多刻意的編排和設計,充斥斧鑿痕跡,要真能打動人,就是電影裡不斷翻來覆去說的同樣一件事──愛,毫無疑問,張作驥用複雜的方法所要說的最單純的事。

幾位不算熟悉的演員表現還算出色,不過都抵不過戲份少、存在感卻最強大的媽媽呂雪鳳,沒有她,《醉‧生夢死》就不成立。

創作者介紹

FlaneuR的閱讀記事

christinas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