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榮吉│2012│Taiwan│110min

挾帶著台北電影節觀眾票選獎和最佳女主角的氣勢及一片好評,反而在觀影前,讓我對《逆光飛翔》的期待稍微減弱,畢竟過去曾有多次不如預期的經驗,而每個人的電影口味又不太一樣;前作《天黑》相較於《夏午》和《闔家觀賞》,緊密度又較低。倒是對張榕容的企盼一點也不減。

結果,《逆光飛翔》幾乎推翻了我自以為的想像和擔憂,它不僅是部誠意之作,也是部「真正的電影」。

盲生、追求夢想的過程,都不是這部電影吸引我的原因。我認為,《逆光飛翔》突出之處,在於那危危顫顫、一不小心就會流於造作和刻意的微妙感,導演帶進許多鏡頭細節、對白和聲音,看似無意、實則匠心地去呈現張力,也順道讓劇情有節奏地往下走。

尤其裕翔作為盲生,如何逐步走向獨立的過程,拍攝得格外細膩精彩。電影捕捉到了裕翔有點勉強自己努力的表情、面對未知時的動作細節和聲響、一位盲生該是如何生活和學習的等等;導演不斷使用幾個交叉剪接近鏡的手法,俐落地說明了裕翔的心境。

這樣的手法也被應用在與裕翔存在交集的幾個角色,如媽媽、小潔和室友閃亮。難得的是,在盲生與全人交集的處理上,導演並沒有過份尖銳和渲染,反倒是一面忠於角色性格,一面自然引出人和人之間的互動關係,然後再適度地點出盲人可能有那麼點不一樣的地方。節制而有分寸,一樣引人入勝,也一樣達到引入盲人問題的效果。

這樣的謹慎,連動影響了角色和角色之間的情感。例如裕翔和閃亮之間,帶點黑色幽默的自然對話;裕翔和媽媽之間,以實際作為代替口頭的親情羈絆;裕翔和小潔之間,同病相憐卻仍稱不上戀人的情感寄託。我認為,《逆光飛翔》回到人本身、人和人之間,難以言說的、可以單純有時複雜卻沒必要太清楚的人性本質,才是這部電影最吸引我的地方。

不過,那種一不小心就容易落入說教和灑狗血的危顫,卻差點在小潔的舞團徵選會和SM的絕地大反攻表演中破功。雖然可以理解一部電影必須在最後製造所謂的「高潮」,但這樣的劇情設計實在太過牽強,沒有太多加分效果,反而讓人看得心驚膽顫。還好,最後小潔並沒有徵選上舞者,SM或裕翔也沒有因此得到獎項之類的,否則《逆光飛翔》可能會獲得爛尾之名。

此外,捕捉動作細節雖然是這部電影的優點,到電影後半段卻使用到有點疲乏了,尤其是拍攝張榕容跳舞的部分,實在不宜過分專注於表情和切割化的肢體,更多的全景可以讓電影畫面更豐富和活潑。原本以為後半段的徵選會可以觀賞到完整的舞蹈片段,最後還是讓我失望了。

相較於裕翔,小潔這個角色也闡述得不夠完整,和裕翔的鉅細靡遺有點落差;還好張榕容依舊忠於演員本位,詮釋出絲毫沒有學院氣息的自然演技。倒是李烈的表現讓人眼睛一亮,她把一個媽媽照顧小孩的內心詮釋得非常到位,甚至掌握到了媽媽眼中只有自己小孩的那種表情,非常驚人。

《逆光飛翔》的確是一部好電影,導演善用了屬於台灣電影說故事的方式,卻少了文藝青年的耽溺、情緒和距離,值得推薦。

到電影圈看更多相關電影評論

創作者介紹

FlaneuR的閱讀記事

christinas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