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川雄一朗│2012Japan129min

一個人一生只能擁有一次見到死者的機會,死者也只能接受一次指定,並設定只能在滿月的時候見面,「使者」則擔任生者和死者之間的中人。

的確是很特別的題材,導演轉手以後,深刻度和感動度減少非常多,全片極少有令人眼睛一亮之處,即使有,也看得出來幾乎是原著的功勞。平川雄一朗極其煽情的緩慢鏡頭,在總時數較長的日劇還能發揮點作用(雖然看到後半也似乎一直鬼打牆),換成電影,這些鏡頭和慢動作只讓人感覺無聊冗長,催淚意圖過份明顯,甚至到了出戲的狀態。

《使者》把三個案例的三線結構剪接的十分清楚,但是,由於三個故事的背景敘事不夠厚實,只集中在旅館裡生者和死者的對話,說教意味濃厚不論,這些說教之中也沒說出什麼新把戲。第一個案例中,頑固的老爸和貼心的奶奶,雖然是日本電影很常使用的老梗,基本上是透過在兩位演員的強大演技,才達到感染效果。

第二個案例比起其他兩個故事有著較多鋪陳,這兩個高中死黨的友情在生前和生後,不斷接受拉扯和挑戰,直到嵐告別死去的御園以後,才理解自己的嫉妒心有多小人;而御園則用這次考驗,徹底把嵐推入萬劫不復的懊悔之中。──導演其實只抵達讓嵐後悔不已的層次,並沒有將御園惡魔化;嵐最後一場崩潰冗長的哭戲證實了這一點,我認為可以把這兩人的角力關係再做平衡一點,不用一直集中在飾演嵐的橋本愛身上,這個案例會更有張力。

第三個案例從頭到尾都一整個莫名其妙,飾演土谷功一的佐藤隆太因為忘不了七年前不告而別的女友日向,決定透過使者,證實她的存亡。結果(毫無意外的)由桐谷美玲飾演的日向果真被成功召喚,在見面時則娓娓道出自己欺騙土谷的(絲毫不成理由的)緣由。整個故事很明顯企圖呈現愛情的深刻,結果搞成了只有情感沒有建立過程的芭樂劇,非常失敗。

因此,當步美(看似)因為這些案例而決心從事使者,也消除和死去父母見面念頭時,對我來說,也是難以讓人信服的(不過他也透過奶奶,瞭解了父母死去的真正原因,似乎也沒有見面的必要性)。

這部原本可以兼具推理趣味、生死意義、觸動人心的作品,被導演轉化成只剩最後一個層次,實在有些可惜,唯一的可看之處,大概只剩樹木希林和八見草薰的強大演技吧。

到電影圈看更多相關電影評論

創作者介紹

FlaneuR的閱讀記事

christinas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