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銘正│2012Taiwan97min

一個好導演能讓簡單的劇本加分,反之,一個不夠好的導演也會減低劇本表現,很遺憾地,《第三個願望》顯然是後者。

《第三個願望》的故事,很有日本催淚電影的影子,當然,黃銘正完全沒有模仿日本這類電影的拍攝企圖,他用了自己的方法說故事。只是,如果這是他找到敘述催淚電影的台灣方法,那真的不如從模仿開始。

《第三個願望》建立在多重悲劇上,其實是不錯的設定。男主角吳慷仁從事有機農業,他的兒子因為父母離婚從小便跟著清苦的爸爸生活,隨著劇情推進,兒子的身世梗、吳慷仁得到罕見疾病,還有從兒子給爸爸的願望券,一直埋到電影後段才露出的「第三個願望」等等,我認為是台灣近年來兼具少見題材和緊密故事線組合而成的優秀劇本,結果,卻被導演和剪接毀得七零八落。

我不知道像這樣很明顯是要騙觀眾眼淚的劇本,為什麼還要用這麼狗血的影像呈現?在大螢幕出現的,絕大多數都是演員講台詞的大臉,幾乎沒有任何凝練的構圖可言。接著,再指揮演員落下大顆大顆的淚珠,用非常極致的情緒(加配樂)強調悲情,硬是要誘導觀眾的眼淚落下。

電影很明顯著重在父子之情,飾演吳慷仁兒子的童星陳昱丞雖然外表討喜演技自然,但過多的戲份已經超過了他能夠支撐的程度,即使他能夠在一場戲中達到導演要求的情緒,但從場與場已經連接起來的電影來看,他的演出是非常不連貫的,而且不只一個段落,是多到干擾觀影情緒的程度。我認為,如果把父子兩人的戲份調整為吳慷仁偏多一些,就能輕易解決這樣的問題。

另外一個會讓人出戲的點在於,場與場,甚至畫面與畫面間太多不連戲的段落,這究竟是導演、剪接還是場記的問題?小螢幕裡可能不會被注意到的疏漏,在大螢幕上可是被看得一清二楚。這是為什麼我建議導演拍這類電影不如先模仿日本的原因,類似的細節處理,日本人實在很少犯。

片中的有機農業和罕病議題,在吳慷仁身上被輕輕地帶出來,討論深度雖然不夠,但在吳慷仁出色的身體和演技下,這樣的設計還算巧妙。另外一位我十分期待的女演員曾愷弦,接到了一個擁有複雜心境的角色,表現也很不錯。導演最讓人滿意的一點,就是在處理吳慷仁、曾愷弦、唐國忠三人的關係上,一不小心,在前一段婚姻外遇的曾愷弦,很容易就變成bitch。但電影中,我們只看到三人以兒子陳昱丞為中心的表面張力,並沒有再去挖掘道德層面的問題,使電影不至於偏離重心或失焦,而始終維持在兒子的問題上反覆打轉。不處理也是一種處理,導演明明做得到啊。

新一代台灣導演處理情感議題時,在影像上似乎很難做到收放自如,而且往往是放太多忘記收,經常是用拍攝台灣電視劇的思維,思考情感表達這回事,例如《陣頭》也是一個經典案例。好不容易,台灣出現了一個不落俗套的好劇本,又有便宜好用的演員隨侍在側,一個不夠好的導演,殺傷力竟會如此強大,身為觀眾只能嘴砲,大嘆可惜。

到電影圈看更多相關電影評論

創作者介紹

FlaneuR的閱讀記事

christinas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